无糖去冰蜜桃乌龙

什么圈都混/坑王(⁎⁍̴̛ᴗ⁍̴̛⁎)

是我没错了

蜜蘋果: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写的我脑阔疼。
对降谷零来说,他在黑衣组织做卧底的时候差点迷失了自己。一个人扮演另外一个身份久了,会逐渐忘记原本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这个时候他需要一个灯塔指引他回家的路,而柯南就是这样的存在。
但是柯南消失以后,虽然降谷零摆脱了波本这个身份,但是那个阳光的、爱上柯南的安室透也随之消失了。新一认为,如果把对于降谷零来说最后唯一的可以确定柯南存在的可能性给抹杀了,就太残忍了。
但他并不知道,降谷零心里其实早就隐约有了答案。

《Recommence notre amour》 降新/HE


推理是什么?我不会?我只是xxj罢辽。
掉🐎的速度有点快,我果然不适合写虐,我只想写甜甜的复合(大雾)







他只是不想从那个男人心里抹杀柯南这个存在。
他只是害怕对方会心碎,甚至是恨他。



02
「Rendez-vous avec Monsieur Furuya

一顿晚饭(约会)」


说起来,以前坐在副驾驶的要么是贝尔摩德那个女人,要么就是江户川柯南——当然,虽然前者次数居多,但他更享受与柯南君共处的为数不多的时光。
现在坐在他身边的,是叫一个工藤新一的青年。
对方虽然沉默不语,但是降谷零时不时能用余光察觉到对方注视自己的眼神。
这就是柯南君一直挂在嘴上的新一哥哥么,两个人还真的挺像的——两人极高的相似度让降谷零产生了一种荒唐的想法:柯南君或许是缩小版的新一君呢…
一旦降谷零有了怀疑,他一定会去试探对方,然后必定会找出真相。因为在他失去江户川柯南后,他就像一具行尸走肉,灵魂的一部分仿佛被从身体里抽走了一样。而现在,他仿佛抓住了一丝希望,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绳索,绳索的另一头是他最后的救赎。
所以降谷零先开口,打破了车内诡异的沉默:“工藤君喜欢吃什么呢?”
“啊……我都可以,降谷先生来决定吧。”新一回过神,回答道。
“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很赞的咖啡店,工藤君要尝试一下吗?”降谷零微笑道,笑容有些僵硬,果然很难从工藤新一这里轻易获得线索呢。他记得柯南君曾说过自己喜欢喝冰咖啡是因为“被新一哥哥带的”,他需要验证一下这个说法,说不定能获得关于两人之间关系的蛛丝马迹。
“可以啊,我挺喜欢喝咖啡的。”
就这样两人又陷入了沉默,到达咖啡店后,降谷零和工藤新一选择了靠窗的位置坐下。两人一言不发地看着面前的菜单,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询问两人需要什么。
“冰美式,谢谢。工藤君呢?”
“我也是冰美式,还有一份柠檬派。”
“好的,两杯冰美式还有一份柠檬派,还有别的需要的吗?”
“没了,谢谢。”
服务员记下后就离开了,又只剩下降谷零和工藤新一两人,气氛有些尴尬。
“诶,没想到工藤君也喜欢柠檬派啊?”降谷零像是不经意似地反问道,并观察着工藤新一的反应。
对方像是很惊讶又不解似地说道:“没错,降谷先生为什么这么说?”
“哎呀,因为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叫江户川柯南的孩子也喜欢柠檬派,所以当工藤君点柠檬派的时候,我认为这只是个巧合吧之类的……没想到你真的喜欢柠檬派。”
“的确,柯南那孩子会时不时来找我玩,我们关系很好,所以连喜欢吃的东西都变得一样了,包括冰咖啡也是。我听他说他经常去您打工的咖啡店,还一直夸您做的柠檬派好吃呢。”工藤新一笑着回答,看到降谷零脸上的表情琢磨不透,就顺着对方开始的话题,尽可能编织着完美的谎言。
这时,服务员端上了冰咖啡和柠檬派,降谷零看到坐在对面的高中生因为柠檬派而露出了开心满足的笑容的时候,恍惚间和那个一直以来到波罗坐在吧台上的小学生的样子重叠了——两人不仅拥有一样宝石蓝般的双眼和同样的发型,还拥有一样的笑容,难道是兄弟吗?不对,工藤新一没有兄弟……
降谷零打算继续试探,便问道:“说道柯南君,我好久都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他怎么样了?”
工藤新一一顿,放下刀叉,望向对面的男人,眼神镇定,回答道:“柯南被他远在英国的父母接回去一起生活了,他现在过得很好。不过我相信降谷先生早就知道这些了,不是吗?”
“嘛……但是我没有柯南君的联系方式,没法联系到他,有些遗憾呢。新一君有和他联系过吗?”
“我也没有,貌似他的父母并不想让他和在日本的朋友再有任何联系了吧。”工藤新一叹了口气,看起来有些遗憾和伤心。
这个话题到这里就不得不结束了,降谷零在工藤新一获得零碎的线索这方面碰到了死胡同。高中生的表现无懈可击,话语里没有任何漏洞,看起来都合情合理。但不排除有演技的部分——毕竟他见识过和这位高中生有密切关系的江户川柯南完美的表演天赋,以及其高明的误导旁人的谈话技能,当时就骗过了他和所有公安下属。
但降谷零有足够的耐心,他需要主动出击,让工藤新一露出马脚。他结了账后,就开车把工藤新一送回了工藤宅。两人道别后,他就驱车前往公安厅。

降谷零打了通电话到远在英国大使馆工作的熟人,向那个人要来了江户川柯南的移民资料和各种文件。对方很爽快的发来了邮件,降谷零答谢后,便仔细浏览了起来。
关于江户川柯南移民去英国的资料文件十分蹊跷,它们太过于完美以至于查不出任何漏洞;其父母的背景和身份十分完整,住址也是真实存在的地方,但唯独没有联系方式,而“其父母不让柯南和日本的朋友见面”这个说辞又过于牵强。降谷零能想到的唯一的假设就是这些资料只有可能是伪造的,为了不被其他人发现这些背景都是虚构的——而在江户川柯南身边有能力伪造网络资料的,只有阿笠博士了。

他有一种直觉,他确信江户川柯南和工藤新一两人之间一定有紧密的联系,因为两人面对他时都会装无辜,试图靠模糊的说辞误导他并且掩盖真相。还有两人对于喜欢的事物时展现出的真实的的表情,相似性几乎到达百分之一百——除了是兄弟之外根本就做不到、但这又和工藤新一是独生子这个事实相矛盾。而且当江户川柯南“移民”后,消失许久的工藤新一就出现了,两人出现和消失的时间吻合,两人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

降谷零决定一定要拜访一下那位阿笠博士,这也许是这个谜题的突破口。

与此同时,工藤新一逗留在阿笠博士家,两人面色凝重。
“降谷先生肯定会想办法查到柯南的移民文件,而他过不了多久,也许就会来找博士你了。”
阿笠博士叹了口气,说道:“新一,你打算怎么办?还要瞒下去吗?”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只是不知道怎么以工藤新一这个身份面对他,他喜欢的是柯南,而他永远也忘不掉柯南。我只是……”工藤新一揉了揉脸,无助地看向博士。
“新一啊,你也明白你迟早要告诉那个人真相的。一旦他推理出文件是伪造的———你也知道对他来说这并不难,我们就没有可能继续欺骗下去了。”阿笠博士握住新一的双肩,担忧地说道。
“我知道,我当然明白这个。但是,告诉他真相就等于我会永远抹杀掉柯南这个人的存在了,这对降谷先生来说……太残忍了。我做不到。”
“我不知道他知道真相后,我们两个还有可能会像今天一样,坐在咖啡店里享受午后的时光么………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不会轻易原谅欺骗他的人的。”新一站起身走向门口,留下一句“我很抱歉把博士也卷进这件事了。晚安”之后,就离开了。
“真的是傻孩子啊。”博士如是感叹道。

Recommence nôtre amour
降新/HE

01
When you find that one person who connects you to the world, you become someone different, someone better.
When that person is taken away from you, what do you become then?


当降谷零失去了江户川柯南,他又是谁?
降谷零一直都是降谷零,一个人行走于黑暗中的降谷零。
In the end,we are all alone.

自己产粮
真的降新绝对是神仙眷侣。想看看他们在生死攸关时,新一拯救零的assumption。
这是一个新一和零的关系逐渐对等的故事。

我爱你
Je t'aime

做了一个梦,早上发现眼眶是湿润的。
Reese和Root并没有死,TM的复制品上线了,他们又开始拯救号码。
但是Finch失踪了,没有出现。
Reese灰白相间的头发里,银丝变多了。Root和Shaw也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了。Fusco的头发里也有些许花白了,儿子已经上了大学了。
当Reese看到号码处于危险当中时,还是冲了出去奋不顾身的营救他,即便Fusco拉着他说“你已经和八年前不一样了!”
Reese是不会变的,即使身体苍老,力量速度反应能力和设计精准度依旧没变,像古老的宝刀一样依旧锋利,他倾尽全力救下了号码。
另一边Root和Shaw要阻止华尔街的一场金融阴谋,但又要躲避警察。虽然还是在那个熟悉的证券交易所,但是这次谁也不会牺牲,Root和Shaw一起阻止了危机。
最后到了傍晚,Reese和Finch在公园里相遇。Bear挣开Reese,兴奋地向Finch跑去。他们含泪相视一笑,Reese向Finch伸出手,Finch便向他走去。因为年纪上去了,腿更加不方便,任由Reese搀扶着他,缓缓地并排走着。他们要回到地铁站,另外三个人还在等着他们。



复习了第五季,真的太悲伤了。根妹因为机器,宅总和大锤改变了,但却因为这份改变而被牺牲了。真的希望她还能活着,可以和大锤过上每天拌嘴调情的女孩子们值得的幸福生活。
而李四………当宅总哽咽地说“我从未想到你会是那么出色的雇员……………甚至是我的挚友(知己)”的时候,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宅总要承受的太多了,失去挚爱,失去挚友,失去根妹,失去好警官,都是因为他创造了AI。像他这样伟大的神,就算看透人性本恶,却依旧热爱他们,相信他们。在遇到至亲有危险的时候,他永远先牺牲自己。但是有李四在,他永远会找到并拯救宅总。所以这注定了结局,走的会是李四,因为他是真的英雄……我只是希望他们能一起活下来,一起度过晚年生活………现在想想还是很悲伤……被留下的那个人是多么的痛苦………

一段由红玫瑰开始的恋情

失踪人口回归~


一段由红玫瑰开始的恋情

凉拓

4
拓海下意识的推开吻住他的女孩,感觉到自己的私人空间被侵犯了,就算这人是茂木也不行。连阿树搂着他的肩称兄道弟时,他也会尽力扯开两人的间距,更别提现在他被一个女生吻了。
茂木一脸显而易见受伤和不解,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拓海最见不得别人哭了,他手足无措,只能慌忙的道歉,解释因为她太唐突了,他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挠了挠脸,拓海用余光观察女孩的反应,幸好茂木是那种开朗大方的性格,女孩只是有点自责的红了脸,并说是自己不好,太急了,会给拓海君考虑的时间的。
拓海送完茂木后回到家细想了一下下午的情形,不禁腹诽:什么叫考虑一下?难道茂木想和我交往吗?我又不喜欢她……于是他找阿树商量这个问题,换来对方的白眼和责怪他不懂怜香惜玉的一顿说教,他跺着脚说“拓海啊!那可是茂木啊!你这根木头,那你说之前为什么为了她和足球部的学长打架呢?”
“啊?我只是看不惯那人臭屁的样子……他一直欺负低年级生啊。还有他在背后诋毁女孩子真的很差劲耶……”拓海掏了掏耳朵,觉得自己根本不应该来找阿树讨论这种问题。自己可是面临着一场对决——对他而言对手是前所未有的强大的,被誉为是神一般的存在的高桥凉介啊,哪有空搞这些恋爱的事情。于是他忽视了阿树在他身后咋咋唬唬,拎起书包潇洒的回去了。







决战的那一晚,藤原拓海深深感受到自己是有多低估那个叫高桥凉介的男人了。对方身着暗黑色的西装衬衫和笔挺的西装裤,风度翩翩地捧着一束鲜艳如烈焰般的玫瑰——他怀疑是99朵的那种,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然后缓缓地走向他。
拓海脸唰的通红,收下了那捧玫瑰花,尽力无视周围炸开锅的热议,里面貌似还夹杂着八卦的言论。他哭笑不得,甚至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因为他根本无法回答前辈和阿树的问题——高桥凉介和你是什么关系?他们哪有什么关系,只是强劲的对手关系罢辽。
相比较拓海的窘迫和不安,高桥先生则十分淡定,手插口袋靠在FC上,双眼含着笑意注视着不远处AE86旁边的少年。他送藤原拓海红玫瑰,不仅是想表达对少年的敬意,还夹杂着些许私心,想逗弄一下天然呆少年。果然和预期一样,对方的反应十分可爱。



两人的追逐赛激烈的像是之前你一步我一步的“调情”不曾存在过一样,但明显这场对决像两人在跳你退一步我跟进一步的探戈似的,两人不分上下,车辆的距离好似胶着在一起。直到最后胜负分晓,高桥凉介因为轮胎磨损过多而输给了秋名山的黑马藤原拓海。只不过他真的很享受模仿少年的车技,与对方博弈的过程。当拓海问他为什么最后让步的时候,他摸了摸对方棕色柔软的头发,笑着否认了这一说法,并希望对方能去更广阔的舞台。
藤原拓海再次脸红,眼神中有不解,还有他高桥凉介读不懂的情愫。他在那时,就觉得这个少年天然到可爱,所有对于他高桥凉介一言一行的反应都很真实。他心里明白了,自己注定和这个少年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而他不知道的是,藤原拓海在他抚摸他的头发的时候,就心动了——虽然自己还未意识到这一点。两个人分开后,他并没有扔掉玫瑰花,而是全留在家里,买了几个花瓶将它们收藏了起来。
看着这些玫瑰,藤原拓海在心里反复品味高桥凉介说过的每一句话,下意识的紧紧握住了离心脏那一块的衣服的布料,因为他感到自己的心跳有些乱了阵脚。

好可爱

FallingDeepDown的非洲鸡:

thank you for playing my game 最喜欢始创组
p2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小抄组
p3-7 看闪灵的民那[doge][doge] ​​​

动图动不起来 请移步同名微博账号(微博名fallingdeepdown的非洲J)

“你就是我”
“所以只要我在 我就不会允许你死的”


因为他们见过同样的黑暗深渊
所以田丸要拯救稻见
真jb让人感动

关于电影《盗墓笔记》剧情——你真的看懂了吗?

大拿:

很多原著党不认同电影的剧情,我觉得一大部分是没有真正读懂这个电影想表达什么,其实我也是一个浅层次、从一个单一角度的认识而已,起码通过这个认识,我知道整个电影并不是某些人所认识的完全跟原著不同的下墓拯救世界、看张起灵装逼那么简单。或许他的一些刻画、表达方式跟很多人心中有太多不合,但并不妨碍你去电影院细细体会一下这个故事真正埋藏的一些东西。如果实在是觉得不妥,起码这部电影也能值得我们情怀的票价。


前篇重点是演员,这篇来浅谈一下剧情。(很多线我没有理清楚,这里重点就是墓中的故事和人物设置。)




电影的开头,吴邪正式出来的时候,蓄着胡子,像是在沙海时期,手里正在玩一副牌,牌面的纹路是曾刻在张起灵左肩上的麒麟。


 


三叔化为一个作家,是吴邪叫来代笔写故事的。这个设定,使我想到了三叔之前在微信上更新的一篇《王母鬼宴》,这个故事是吴邪在上长白山之前,也是请代笔作家而写的。这个故事并没有更完,在最后一更结尾的时候有一句话,意思大概是说“如果我这篇故事是虚构的,没有关系吗?”


 


回想这点,电影里之所以吴邪和作家一直强调这是一个故事,而不是回忆或者记录,也许就是因为,他下面所说的,是一个包含着自己的回忆,再添加自己的希冀、私人的感情整合而成的故事,可能仅仅是他希望看到的一个故事而已


 


下面再附上电影中唱曲人的一段歌词。


 


浮生若梦梦浮生,真作假时假亦真。


人生如镜镜映人,但愿是影避凡尘。


花开花落为常道,镜花水月不需寻。


回首空门圣灵起,本是无邪带点真。


 


浮生若梦,镜花水月,真真假假,是非难辨,奈何凡尘如镜,世人皆会被其所扰,所以也只能在故事里看到自己最希望的样子了。其实吴邪也想表达,各位看故事的人,细细品位便好,合意最大,其实真否假否,无需介怀。


 


整个故事里铜钱的那根线埋的很深,我只看了一遍确实没有体会到其中的精髓,只是觉得这个铜钱,不管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它就表现了潜意识下的吴邪认为自己和张起灵的宿命纠缠不清但彼此都没有放手的感觉。


 


故事是新故事,并不是吴邪真真正正亲身经历的那些,但是在这个故事中,能看到很多吴邪亲身经历过的细节。比如铁面生、青铜钥匙、西王母、白衣女傀、尸蹩,这似乎更像是七星鲁王宫和蛇沼鬼城的交叉。这就说明,在吴邪的心里,这些看似可怕的东西,更是他不能忘却、无法磨灭的回忆,所以即使是可真可假的故事里,这些元素也必不可少。


 


这里先说一句,如果你想问为什么没有胖子,这个答案很简单。胖子本身是因为钱财才和他们走到一起,但后来却完全别无所求,秘密与他无关,他却自行地把吴邪和张起灵当做同伴,一直作为铁三角在背后支持他们,帮助他们。也许是吴邪觉得对于胖子他一直心有愧疚,不该将他牵扯进这些阴谋里,他应该简单快乐的过日子,越早逃离出这里越好,所以在故事里,胖子只是阿宁的一个手下。


 


但在三人合力击败那个勇士的时候,还能看出很强的铁三角的影子。说明吴邪对铁三角有很深很深的执念和感情。


 


整个故事突出的主角是谁?除了自己,是张起灵,是阿宁,是裘德考,是三叔,是潘子和大奎。


 


为什么要在这个故事里突出他们?因为在吴邪的经历里,他们有着重要的地位,而这些人,最终都没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张起灵在长白山中十年,生死未卜。


 


为了对抗“它”,三叔葬身墓中。


 


阿宁至死都只是为任务而冒险,没有逃脱自己的心魔。


 


裘德考为了追求并不可能实现的长生,耗尽生命和财产,吴邪觉得可悲。


 


潘子为他开辟了生的道路,死于玉脉之中。


 


第一次下地,就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伙计大奎,从活人变成了血尸。


 


所以吴邪在经历了一切之后回头想起他们,仍然无法释怀。他不知道自己去长白山上究竟会看到什么,自己还能不能再返回这个地方,所以想着,至少在这个故事里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让他们在回忆里能成为自己希望看到的样子


 


(1)故事里的吴邪,他几乎全程掌握着墓的“核心”——青铜钥匙,个人能力在队伍里起了相当关键的作用。最后大战的时候,他非常果断,让阿宁帮助自己打断了青铜柱子,几乎无所畏惧就站上了齿轮,成功的帮到了三叔和张起灵。这与在七星鲁王宫里的吴邪大相庭径,其实这正是吴邪希望的自己在那时候能做到的样子。可是吴邪依旧是吴邪,即使他成了自己最希望的样子,有些特质还是不会变。


 


(2)故事里的张起灵,也是各路炮火集中的主力。我觉得,他是原著中的张起灵的样子,但是被吴邪赋予了自己心中所希望的特性——会痛苦、会愤怒、会笑、会对吴邪袒露心声。这些看似夸张的表现,其实是加在了吴邪对张起灵这个人的解读之上。张起灵有自己的感情,但不常笑只是因为他一开始一直被自己所要追寻的东西束缚,他有心魔,一直求不得的结果让他没有释然的机会。他一旦明白自己将要去做什么、可能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的时候,总是会说一些包含着非常露骨的个人感情的话。吴邪应该知道这点,所以希望他能在这个人本身性格的基础上,多加了一些情感的外露。


 


印象最深的是在他有了追寻目的,看向铜镜里的那幕后,出现了刻印麒麟纹身的镜头。整个人被绑在架子上,纹身直接烙在左肩,表情狰狞。


 


这就是吴邪对于他的解读之一,表情夸张,不仅是因为肉体上的痛,更是感到因为记忆不断丧失而对宿命、对自我本身的迷茫。肉体上的疼痛,他可以忍受,但他一直存在的迷茫更让他痛苦。在平时的时候,他并不会表达,反而会埋在心底,也就是所谓的“面无表情”,他需要一个突破口,肉体上的疼痛使他爆发,配合着麒麟怒吼的一幅画面,应该侧面描写的是他的内心。


 


吴邪希望张起灵能从高高的神坛上走下来,比起看不见摸不着的神,更像一个有心的人。


 


(3)故事里的三叔,没有老谋深算的感觉。他在生气了的时候会大声呵斥自己的侄子,小精明的有些可爱,和吴邪几乎承包了整个剧的笑点。我个人觉得,这个三叔,是吴邪小时候记忆力的三叔,是吴三省,不是解连环,更不是道上人称的三爷,只是一个有些下地本事的中年男子。


 


(4)故事里的裘德考和阿宁,吴邪都替他们感到惋惜,在最后吴邪对裘德考说的那段话,也是他心中一直所想,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出来罢了。而阿宁最后问的是对是错,也是吴邪最后希望她能得到的结局,能明白自己到底为了追求什么而活着。可惜篇幅有限,这点转折的太过唐突。


 


(5)潘子在原著里是一个很勇敢而忠诚的人,为了同伴几乎无所畏惧,最后在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还要鼓励吴邪向前走,用自己的生命为他开路。在故事里,潘子就成为了一个会感到恐惧的普通人,但他为重义气重感情的特质依旧没变。而大奎,在故事里死的像是一个英雄。


 


这也是一个代表,代表在吴邪的经历里所遇见的、牺牲了的普通人,吴邪向他们致以了崇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