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基

想法很好 但没能力的家伙

“你就是我”
“所以只要我在 我就不会允许你死的”


因为他们见过同样的黑暗深渊
所以田丸要拯救稻见
真jb让人感动

关于电影《盗墓笔记》剧情——你真的看懂了吗?

大拿:

很多原著党不认同电影的剧情,我觉得一大部分是没有真正读懂这个电影想表达什么,其实我也是一个浅层次、从一个单一角度的认识而已,起码通过这个认识,我知道整个电影并不是某些人所认识的完全跟原著不同的下墓拯救世界、看张起灵装逼那么简单。或许他的一些刻画、表达方式跟很多人心中有太多不合,但并不妨碍你去电影院细细体会一下这个故事真正埋藏的一些东西。如果实在是觉得不妥,起码这部电影也能值得我们情怀的票价。


前篇重点是演员,这篇来浅谈一下剧情。(很多线我没有理清楚,这里重点就是墓中的故事和人物设置。)




电影的开头,吴邪正式出来的时候,蓄着胡子,像是在沙海时期,手里正在玩一副牌,牌面的纹路是曾刻在张起灵左肩上的麒麟。


 


三叔化为一个作家,是吴邪叫来代笔写故事的。这个设定,使我想到了三叔之前在微信上更新的一篇《王母鬼宴》,这个故事是吴邪在上长白山之前,也是请代笔作家而写的。这个故事并没有更完,在最后一更结尾的时候有一句话,意思大概是说“如果我这篇故事是虚构的,没有关系吗?”


 


回想这点,电影里之所以吴邪和作家一直强调这是一个故事,而不是回忆或者记录,也许就是因为,他下面所说的,是一个包含着自己的回忆,再添加自己的希冀、私人的感情整合而成的故事,可能仅仅是他希望看到的一个故事而已


 


下面再附上电影中唱曲人的一段歌词。


 


浮生若梦梦浮生,真作假时假亦真。


人生如镜镜映人,但愿是影避凡尘。


花开花落为常道,镜花水月不需寻。


回首空门圣灵起,本是无邪带点真。


 


浮生若梦,镜花水月,真真假假,是非难辨,奈何凡尘如镜,世人皆会被其所扰,所以也只能在故事里看到自己最希望的样子了。其实吴邪也想表达,各位看故事的人,细细品位便好,合意最大,其实真否假否,无需介怀。


 


整个故事里铜钱的那根线埋的很深,我只看了一遍确实没有体会到其中的精髓,只是觉得这个铜钱,不管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它就表现了潜意识下的吴邪认为自己和张起灵的宿命纠缠不清但彼此都没有放手的感觉。


 


故事是新故事,并不是吴邪真真正正亲身经历的那些,但是在这个故事中,能看到很多吴邪亲身经历过的细节。比如铁面生、青铜钥匙、西王母、白衣女傀、尸蹩,这似乎更像是七星鲁王宫和蛇沼鬼城的交叉。这就说明,在吴邪的心里,这些看似可怕的东西,更是他不能忘却、无法磨灭的回忆,所以即使是可真可假的故事里,这些元素也必不可少。


 


这里先说一句,如果你想问为什么没有胖子,这个答案很简单。胖子本身是因为钱财才和他们走到一起,但后来却完全别无所求,秘密与他无关,他却自行地把吴邪和张起灵当做同伴,一直作为铁三角在背后支持他们,帮助他们。也许是吴邪觉得对于胖子他一直心有愧疚,不该将他牵扯进这些阴谋里,他应该简单快乐的过日子,越早逃离出这里越好,所以在故事里,胖子只是阿宁的一个手下。


 


但在三人合力击败那个勇士的时候,还能看出很强的铁三角的影子。说明吴邪对铁三角有很深很深的执念和感情。


 


整个故事突出的主角是谁?除了自己,是张起灵,是阿宁,是裘德考,是三叔,是潘子和大奎。


 


为什么要在这个故事里突出他们?因为在吴邪的经历里,他们有着重要的地位,而这些人,最终都没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张起灵在长白山中十年,生死未卜。


 


为了对抗“它”,三叔葬身墓中。


 


阿宁至死都只是为任务而冒险,没有逃脱自己的心魔。


 


裘德考为了追求并不可能实现的长生,耗尽生命和财产,吴邪觉得可悲。


 


潘子为他开辟了生的道路,死于玉脉之中。


 


第一次下地,就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伙计大奎,从活人变成了血尸。


 


所以吴邪在经历了一切之后回头想起他们,仍然无法释怀。他不知道自己去长白山上究竟会看到什么,自己还能不能再返回这个地方,所以想着,至少在这个故事里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让他们在回忆里能成为自己希望看到的样子


 


(1)故事里的吴邪,他几乎全程掌握着墓的“核心”——青铜钥匙,个人能力在队伍里起了相当关键的作用。最后大战的时候,他非常果断,让阿宁帮助自己打断了青铜柱子,几乎无所畏惧就站上了齿轮,成功的帮到了三叔和张起灵。这与在七星鲁王宫里的吴邪大相庭径,其实这正是吴邪希望的自己在那时候能做到的样子。可是吴邪依旧是吴邪,即使他成了自己最希望的样子,有些特质还是不会变。


 


(2)故事里的张起灵,也是各路炮火集中的主力。我觉得,他是原著中的张起灵的样子,但是被吴邪赋予了自己心中所希望的特性——会痛苦、会愤怒、会笑、会对吴邪袒露心声。这些看似夸张的表现,其实是加在了吴邪对张起灵这个人的解读之上。张起灵有自己的感情,但不常笑只是因为他一开始一直被自己所要追寻的东西束缚,他有心魔,一直求不得的结果让他没有释然的机会。他一旦明白自己将要去做什么、可能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的时候,总是会说一些包含着非常露骨的个人感情的话。吴邪应该知道这点,所以希望他能在这个人本身性格的基础上,多加了一些情感的外露。


 


印象最深的是在他有了追寻目的,看向铜镜里的那幕后,出现了刻印麒麟纹身的镜头。整个人被绑在架子上,纹身直接烙在左肩,表情狰狞。


 


这就是吴邪对于他的解读之一,表情夸张,不仅是因为肉体上的痛,更是感到因为记忆不断丧失而对宿命、对自我本身的迷茫。肉体上的疼痛,他可以忍受,但他一直存在的迷茫更让他痛苦。在平时的时候,他并不会表达,反而会埋在心底,也就是所谓的“面无表情”,他需要一个突破口,肉体上的疼痛使他爆发,配合着麒麟怒吼的一幅画面,应该侧面描写的是他的内心。


 


吴邪希望张起灵能从高高的神坛上走下来,比起看不见摸不着的神,更像一个有心的人。


 


(3)故事里的三叔,没有老谋深算的感觉。他在生气了的时候会大声呵斥自己的侄子,小精明的有些可爱,和吴邪几乎承包了整个剧的笑点。我个人觉得,这个三叔,是吴邪小时候记忆力的三叔,是吴三省,不是解连环,更不是道上人称的三爷,只是一个有些下地本事的中年男子。


 


(4)故事里的裘德考和阿宁,吴邪都替他们感到惋惜,在最后吴邪对裘德考说的那段话,也是他心中一直所想,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出来罢了。而阿宁最后问的是对是错,也是吴邪最后希望她能得到的结局,能明白自己到底为了追求什么而活着。可惜篇幅有限,这点转折的太过唐突。


 


(5)潘子在原著里是一个很勇敢而忠诚的人,为了同伴几乎无所畏惧,最后在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还要鼓励吴邪向前走,用自己的生命为他开路。在故事里,潘子就成为了一个会感到恐惧的普通人,但他为重义气重感情的特质依旧没变。而大奎,在故事里死的像是一个英雄。


 


这也是一个代表,代表在吴邪的经历里所遇见的、牺牲了的普通人,吴邪向他们致以了崇高的敬意





刚入坑一天就被这个人迷的不要不要的 (´ε`*)

夜礼服少侠:

超蝙gif乘客们上车注意拉好扶手。。。根本没人看。。。

打算撸个视频就先摸个gif吧。。。窝G。。V。。都下好了。。。

第一次发gif不知道会动嘛。。愚蠢的我_(:з」∠)_


TAIKJY_神童:

香奈儿15年圣诞限量唇蜜,入手也是很久了,特别喜欢带金闪的~真的好好看,浆果色,有点点紫,质地就是唇彩那样粘的咯,但是抿嘴的时候不会拉丝!这个我给好评,上嘴紫感不明显,就是红润感,很自然~不过我唇红,给我唇浅的闺蜜涂,她涂比较豆沙色的,颜色也比我试的要紫一点,我觉得颜色最准的应该是室内闪光灯,自然光拍的太暖了

伊总再长高一点就好了呢(什么鬼)

一段由红玫瑰开始的恋情

3
      夏日是十分美好的,还有活泼可爱的女孩子陪伴自己。拓海却无心听茂木那小女生的叽叽喳喳,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高桥凉介高桥凉介比赛比赛比赛。
      「喂拓海君你有听我说话吗!」
       茂木有些生气地质问,拓海被惊到,思绪才被拉了回来。「啊啊啊,抱歉,我在想battle的事。」他手忙脚乱想安慰女生,想着自己果然不擅长这种事,但茂木只是疑惑地看着他,问道「battle?是打架吗?」   
        拓海叹气,挠了挠头解释道「就是用车子比赛啦。」
       「拓海君一直在想这件事吗?如果不想的话可以不比啊?」女生歪着头,眨巴着大眼睛,询问的眼光注视着正在烦恼的拓海。
        虽然自己对赛车这种事还是少了根筋,但这次不一样,那人是那么的耀眼,又听见前辈们「无意间」时不时地对他提起高桥凉介的各种事迹,
        「赤城彗星」「不败神话」等等称号
        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想去与那么厉害的人在秋名山飙车。
        让他没想到的,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泡沫般的吻。

      
      

一段由红玫瑰开始的恋情

1  
       一辆白色的FC停在了赤城的一家小花店前
     「叮铃」
      花店的门被推开,门上的铃铛摇动了一下。一个黑发的青年走了进来,环顾了一下店面。
       「老板。」青年开口道。
        「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店长问。
        「我要买一束红玫瑰。」黑发青年看向拥有火焰般鲜艳颜色的花朵。
        「没问题,是送给恋人的吗」店长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心想年轻真好。黑发青年轻笑,回答道「还没追到呢。」
         「还有,我希望能亲手挑玫瑰。」
          店长内心不禁感叹,哪位小姐那么幸运呢,有那么完美的追求者。
         
2
        「那个,藤原拓海先生能签收一下这束花吗?」
         快递员小哥手捧一束玫瑰,窘迫地望向加油站里几个男人。
        拓海在众人的目光下收下了这束玫瑰,尴尬地不知所错,只觉得这束玫瑰好漂亮。
       咦,还有一封信。「拓海,快拆开看看吧」阿树催促道,大家都想一睹送花人的真实身份。
       他拆开信封,凭手感就知道这纸十分昂贵精致,当看到信的内容顿时赶走了所有睡意。
       「高桥凉介!?」
        所有人发出了惊叹,除了拓海。
       阿树和池谷前辈都在那里擅自猜测这绝对是挑战书,下周六晚上秋名山见什么的,明显就是要battle的节奏。「你一定要答应啊!拓海!这可是不败神话亲自下的挑战书!」
         「我不知道。。。。。」
          拓海盯着这束玫瑰脑子一片混乱,这位高桥先生竟然送花给他,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不过他好优雅绅士啊,拓海不禁手心出汗,脑内勾勒出那个人的身影和伴随他的白色FC,脸就不自觉地红了。耳边自动过滤阿树和前辈的劝诱,捧紧了那束玫瑰,拓海愁着该怎么和自家老头子解释收到了另一个男人的玫瑰。
          而且还是那个高桥凉介,明明那个人和自己距离很遥远,还以为一辈子和那么优秀的人就没交集了。

一个脑洞

做梦梦到一个很棒的脑洞 就是赛车手和医生的au 一开始不认识什么的因为一场事故结下了缘分之类的
只不过我是个全废 过来分享一下 如果以后有能力的话非常想实现这个脑洞_(:з)∠)_😭😭😭)